【七日】调戏伊萨克的N种方法(四)

#我想好了,本系列又名《指挥使作死108式》,ooc预警

#好想画一只猫耳少年,可惜没点亮画画技能,哭晕


礼物四周目

尽管你日常遇到晏华十有八九是被唠叨训一顿,尽管每天总有打不完的怪物、看不完的文件,但生活么,盼头是有的,惊喜也是有的。

比如上次买的猫耳朵到了。

你:~o( =∩ω∩= )m

因为搬到教会住了,你还绕了个圈回了趟原来在中央庭的住所才拿到了快递。

吃过晚餐,你瞧着格雷穆又出去执行任务了,直到看不见格雷穆的身影,你讲三个猫耳装饰藏在身后,不顾伊萨克的反对,挤进了对方的房间。

格雷穆的房间灰暗冰冷,房间里就一套简易桌椅,一张铁架床,床上叠着一床柔软的新被子。因着伊萨克最近也住了过来,地上另外铺了一块榻榻米,榻上是一床方方正正豆腐块似的被子。整个房间干净简单地和监狱没什么区别。

没什么好看的。你收回打量的视线,露出讨好的笑容:“伊萨克啊。”

伊萨克替你倒茶的手一抖:“指挥使,你是不是又闯祸了?”

你一捂心口——当然另一手还是好好地藏在背后——心痛地说道:“伊萨克,我在你心里就这样的形象?”

“不是吗?”伊萨克一摊手,显得很无辜,嘴角上翘,掰着手指道,“晏华先生和安托涅瓦都这么觉得,啊,对了,赛斯先生也说,指挥使只要笑了,指不定就是干了什么坏事。”

叹了一口气,伊萨克又道:“我觉得他们说的很对啊。”

你:这日子没法过了。

“说起来,你身后藏了什么?”伊萨克侧身想转到你身后去看,你连忙退了几步。

笑话,这东西给伊萨克看了,你的免费海边七日游不是要泡汤?

“是给你的礼物哦~”

“诶?”少年愣了一下,面上浮起一丝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顿了顿,少年柔声道:“指挥使,谢谢你。”

你摆了摆手:“不客气啦。”

“是什么?”少年小心地问着,似乎是怕你误会,又有局促,“啊,我,我没有其他意思的,只要是指挥使送的,我都喜欢的。”

脑子里幻想了一下少年带上猫耳朵的样子,你笑得眼睛都快眯起来了。

“指挥使?”

“啊?哦。是惊喜哦。emmm,伊萨克你把眼睛闭上,闭上。”你眼睛闪着亮光,蠢蠢欲动。

少年依言乖顺地闭上眼睛。

你不放心,又叮嘱了一句:“我没说‘好’之前不可以睁眼哦。”

看到少年点头答应,你这才放心的伸出了爪子,大胆的在少年脑袋上折腾起来。

嗯,先是粉色牛皮制的猫耳朵。

少年柔软的头发上立着可爱粉嫩的两只小三角,其中一只耳朵上还串着一个金属小环,配上少年浮着些许红晕的面颊,看起来倒是十分可爱。

只是……你打量了一眼伊萨克常年的神色衣服,和头顶的粉色有些违和了。

违和就违和,先把照片拍了。你举着开了静音的手机,按下了快门键。

然后是白色耳蜗带一蓬绒毛的——白,你丢了一个哥哥啊!

黑白配意外的和谐,少年安然地闭着双眼,顶着一双白色耳朵,仿佛沉入梦境一般,显得少年乖巧十足。

你没忍住在耳蜗出捏了捏。

“指挥使,你在我头上到底放了什么?”伊萨克感觉到你的动作,睁开了眼,抬手想去摸个究竟。

你对上少年纯良的眼神,心脏差点没跳出来,一手直接盖住了少年的双眼:“还没好!不能看也不能碰!”

“……哦。”少年疑惑的声音中带着些不安,“指挥使,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怎么会?”你干笑几声,感受到少年的睫毛重新扫过你的手心,不由得暗呼好险。然后赶紧把少年带着白色猫耳的照片拍下来,就是格雷穆这房间背景不太好,算了,回去p一下就是。

最后一款黑色蕾丝制的猫耳甫一戴上,你就觉得这简直是给伊萨克的定制款。黑色猫耳简直就是从少年发间自然生长出来的一般。

你站远了几步,咔嚓按下了拍摄键。相片上,气息冰冷的房间中,少年似垂眸而立,发间自然而然冒着一对尖尖的耳朵,莫名的妩媚,脸颊上久未消去的浅浅伤痕,更让人心疼。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少年柔软的发梢,肩头,描绘着少年瘦弱的轮廓。

……看起来很诱人啊,这么办?

“指挥使?好了吗?”伊萨克又一次问道。

回去看回去看!你只觉得小心肝抖得厉害。赶紧摘下了少年头顶的猫耳朵,换上了一副纯黑的墨镜,咔嚓就是一张照片。

“好了好了。”你看着手机上随意拍下的照片,而伊萨克也已闻言睁开了眼,摸上了自己的头顶,顺势将东西拿了下来。

“墨镜?”

“对啊,你看看,十分适合你呢。”你笑眯眯地举着手机,但手里却牢牢握着没给对方接过去的机会。

万一被伊萨克不小心划到前一张……

伊萨克看着照片,怔愣了几秒,低声道:“看上去是不错呢……不过,”少年话语一转,“指挥使,我感觉你刚才在我头顶换了好几拨来着。”

少年目光落在你仍然背在身后的一只手,道:“你还藏着什么?”

“这个,那个,啊!”你情急之下突然叫了一声,“你看这个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休息了,对,休息了。”

少年看着落荒而逃的指挥使,以及对方手间一闪而逝的黑白粉的东西,怀疑不止。

应该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握住了手里的墨镜,少年不由得弯起了嘴角。

翌日,平安无事,只是指挥使出门的时候顶着两个乌黑的眼圈,工作的时间也是呵欠连天。

不出意外的又让晏华抓到说了一顿。

第三日,因为有紧急事件,指挥使四五点的时候就被拉去了中央庭内部事务了。

伊萨克不方便出席,便没跟着。

除去会有外派任务的人以外,日常留在教会的人还是不少的。所以当少年走进教堂晨祷时,里边已经有了七八人。

只是……

伊萨克觉得很奇怪,大家看他的眼神很奇怪,有加油鼓励的,有意味难尽的,还有难以置信的,甚至伊斯卡里奥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还神色复杂地看了他好一会儿。

直到遇到神色复杂的格雷穆和挂着副了然笑容的赛斯,伊萨克拦住了欲离开的两人。

“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大家看我的时候那么奇怪?你们也是。”

格雷穆看着神色狐疑的少年,又想到网络上快传疯了照片,欲言又止,只是理解性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反倒是一向吊耳郎当的神官老父亲一般感慨:“伊萨克,没想到你私下里竟然有这样的爱好。但你安心,如果我想吸猫,不会来找你的,我还是喜欢那些毛茸茸的真小猫多些。”

少年皱眉,显然对于神官的说辞很不满:“你说什么呢?”

“其实不用瞒着的,有爱好是好事。”赛斯掏出手机,页面上是两张浏览量点赞量无数的猫耳少年的照片。

可以看得出来,上传照片的人后期处理的很细致,尽管被拍摄者都是同一人,但一黑一白的猫耳却是两种截然的效果。黑耳的少年看着清冷却又透着点性感妩媚,白耳的少年显现的则是单纯无害。

这照片一看就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指——挥——使——”

————

远在港湾区打着解放战的指挥使打了个喷嚏,忙里偷闲地看了手机一眼,对着被顶上了第一名的照片十分满意。


评论(2)
热度(71)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