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当你退游,你的式神找到现世时……(十二)

#我写脱了……说好的下半篇它变成中篇了,捂脸。我发誓一定会在下篇写完的!


杀生丸ver.(中)

这都什么事啊!你垂着脑袋想着。从直立动物变成四脚动物,不说坐卧行走各种不方便,最麻烦的是外面的人际关系要怎么处理,自己还得去学校上课啊,马上要上的这门课的论文你还没交呢!

论文……

你突然一个激灵,慌慌张张地朝着杀生丸看去,“呜呜”地叫着,爪子一指挂在椅背上的书包。

“你想要那个包?”意思很明白,杀生丸自然能猜出来。

你点点头。

杀生丸下床帮你去拿。只是甫一下床,原本皱着的裙摆这会自然垂落下去,你明显看到大妖控制着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大妖把打开的书包推到了你面前,你从里面扒出要交的论文纸,推到大妖面前,爪子在纸面上的“XX大学”的字样上拍了一下,只是你的爪子毕竟比白纸上的5号字体大了许多,那一爪子其实拍到了三分之一的纸张,完全不能体现你想要表达的意思。你不死心的又试了几次,就在你快要把纸拍穿的时候,杀生丸实在看不下去了,制住了你妄图抓穿纸张的爪子。

“你把指甲伸出来。”杀生丸看着你指出的几个字,道,“你想把这个交到你学校去?”

你点头,然后轻轻咬住睡裙的一角,往房门口扯了扯,可怜巴巴地望着大妖。

“现在就要去?”杀生丸思索了一阵,把你的东西收进了包里,“那便走吧。带路。”

你咬住杀生丸身上的睡裙,看了眼对方身上的衣衫,然后把视线移向了枕边备好的要出门的衣服。

于是一人一狗都沉默了。

你逐渐适应了大妖原形的身体,在床上站起来,小心翼翼地迈了两步,然后将衣服朝着杀生丸拱了拱。

杀生丸盯着叠的规整的衣服看了几眼,移过视线问道:“你有其他衣服吗?”

你一瞄衣服,才发觉自己预备穿的是一身白色的吊带裙,顿时脸上一热,然后走到床边,朝下忘了几眼,考虑着作为一只犬科动物应该如何蹦下去。

你没能得到实践的机会,杀生丸将你从床上抱了下来。你为表感谢,讨好地在大妖脚边蹭了蹭。

大妖脸有点黑。

意识到自己拿着对方的身体干了什么的你尴尬地退开两步,敲了敲衣柜门,示意杀生丸可以从这里拿衣服。

大妖随手拿了一件短袖、一条阔腿裤,然后拿起了你磨磨蹭蹭许久叼过来的内衣。许是想到什么,大妖脸上的神色也不好看起来:“这个,也要?”

你耷拉着脑袋,沉重地点点头。

少女面颊浮上些许不自然红晕,沉着声问:“这个,你平时怎么穿的?”

来了!你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态不如给自己一刀了。

算了,连死都不怕,反正是自己的身体……

折腾了许久,终于换好了衣物。你瞄了一眼大妖,经历了这么一遭,大妖的神色已经恢复如常了。

算了,放弃吧,羞耻心这种东西。你自暴自弃地想着。

而且——你忍不住又瞄了一眼——这衣服穿在套着少女壳子的大妖身上,莫名的好看。怎么自己平时就没这么耐看?

“看什么呢?”大妖神色淡淡地看了你一眼。

被抓包的你一僵,然后转身朝着客厅跑去。

大妖站在你身后,看着你一路晃着尾巴跑开的样子,神色一言难尽。

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各种愚蠢至极的动作是一种什么感受?

看着抬着半个身体扒着门向上爬,想转动门把手开门结果不断滑落的阴阳师,杀生丸觉得,如果不是清楚地知道这是自己的身体,知道现在身体里是那个第一次见面就令人糟心的阴阳师,自己说不定就已经一刀劈了对方了。

犬夜叉够蠢了,他没想到有生之年能遇到个比犬夜叉更蠢的。

妖怪心少女身的杀生丸单肩背着书包,走到你面前,蹲下身,然后拍拍你的头:“坐好。”

你闻言,站起身,无比自然地抖了抖浑身的毛,端端正正地坐好,摆出认真听的样子,身后的尾巴甩啊甩,像一把刷子在地面扫来扫去。

杀生丸的目光触及那条甩得极其欢快的尾巴,神色复杂:“你,好像很开心?”

“汪?”

有……有么?

你想了下,只是突然感觉换了个身体,浑身精力无处发泄,想要在夕阳下尽情地奔跑,挥洒汗水。啊,如果有只毛茸茸的球或者小飞碟就更好了……

嗯?球?飞碟?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你浑身都僵住了,甩的欢儿的尾巴也蓦地顿住了。

身为一个人,这才多久,就被同化了?你默默地唾弃自己。

“这样正常多了啊。”大妖怪似乎对你的表现满意了许多,拍了拍你的脑门。你觉得挺舒服的,本能地在对方手掌里蹭了蹭,不出意外地听到了对方无奈地叹气。

“阴阳师,我觉得我们得约法三章。”大妖蹲着身子,颇为严肃,你也不自觉地挺直了自己的脊背。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我们的灵魂互换。但想来时间不会太长。所以,在换回去之前,你在现世的日常生活我会暂代,你有什么要求,能办到的我也尽量帮你。同时,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也不要做出太出格的举动。我记得你们现世对于异端等等容忍度很低。阴阳师,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不就是要扮好一条大型犬的角色么。你愉快地点点头,尾巴不自觉地又摆起来。

大妖收回又一次停留在你的尾巴上的视线,又添了一条:“还有一点,我的本体是犬妖。”

你一脸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一向清贵的大妖终于忍不住捂脸了:“犬妖不是狗,记住了?”

你:……那明明是你这身体的本能好不好?

尽管心里还在吐槽,你还是顺从地点点头。

学校离你租住的公寓很近,顺着一条主干道直走约十分钟就到了。

只是你一遭换了犬身,之前在屋里还不觉得什么,现在一出楼道不仅视线矮了许多,周围的五层小楼这会在你眼中简直就是拔地而起的存在。原本能够平视的人群,现在也成了眼前快速变换的长腿。兼之杀生丸这身体五感异常灵敏,霎时间,尾气味、食物香味、垃圾臭味混杂着人群的不同味道刺激得如同辣椒水一般直冲你的鼻腔,脚步声、汽车的轰鸣声、行人的说话时等也缠绕在一起,炮弹般钻进你的耳道,冲击着耳膜,在脑海中炸裂开来。

一时之间,你只觉得自己被包围的透不过气,眼前一片缭乱,脚步也乱了,“呜呜”地叫着,慌乱中也不知往哪边跑跳,直到感觉自己被轻轻拥住,耳边传来熟悉的安抚声,你才控制着自己的心跳缓下来。

“冷静点,阴阳师。”杀生丸半跪着将挣扎不止的阴阳师固定在自己怀里,一下又一下顺着对方背部的毛发,“好孩子,别怕,是你熟悉的环境。”

“能走了吗?”感觉怀中的身体不再颤个不停,大妖注视着阴阳师,安抚着那双还残留着些许的恐慌的双眼,“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你对上少女黑亮的眼眸,里边透着让人安心的力量。你压下心底的不安,贴着少女的脸颊蹭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示意对方放开自己。

大妖这次倒没对你又“出格”的行为说什么,只是拍去了裤腿上沾染的灰尘,说道:“走吧。”

心中的紧张感虽然没完全消除,但身边的式神让你放松不少。两人也就一路顺畅地来到了你上课的教室。


评论(8)
热度(50)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