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当你退游,你的式神找到现世时……(八)

#抽不到啊抽不到,蓝票砸进去连个水花都不见……

鬼切ver.

食发鬼告诉鬼切,阴阳师离开阴阳寮是因为他。为了召唤到他,阴阳师花光了所有蓝符——500张蓝符,听说那是她攒了两年的份。

鬼切清楚地记得,阴阳师和他契约后的一个月里,每天的日常就是用复杂的目光看他一眼,然后就是盯着庭院里常年盛开的樱花树发一会儿呆。

看一眼,发会儿呆。

再看一眼,再发会呆。

……

后来,阴阳师就离开了。

庭院里少了那一抹身影,鬼切心里没由来的空荡荡,整日里就是盯着阴阳师原先经常坐着的地方出神。

越看越烦躁,越烦躁越想找人打一架。

鬼切不知道这种情绪从何而来,但他清楚自己很讨厌这样。

这会儿食发鬼这么说,鬼切觉得自己豁然开朗。

原来是这样啊!

作为一个贯彻武士精神的大妖,鬼切突然觉得阴阳师的离开他要负全责啊,于是主动请缨,将任务揽了下来。

鬼切走后的阴阳寮,众式神一脸担心地问食发鬼,这样靠谱么,毕竟鬼切来阴阳寮的时间,若是除去阴阳师离开后的几个月,真正算起来,两周都不到。

食发鬼悠悠吐出一口烟,道:“既然他现在认为责任在他,那么一定会把大人带回来的。毕竟鬼切大人那么死脑筋,呵呵。”

——————

于是,当你见到“死脑筋”的鬼切出现在你的大学校园里,并且在看见你后两眼放光、浑身开始冒喜悦泡泡地朝你走来,然后朝你单膝跪下的时候,你只觉得眼前浮过三个大字:大麻烦。

“主君,我来接您。”

白发血眸,一条马尾垂在身后,身着黑色直垂,外批白底羽织,袒露着小半个胸膛,腰间扎着的腰带上扣着一个鬼面装饰,腰侧配着两把泛着寒气长刀,脖子和手脚上还缠着好几圈泛着血迹的绷带。

讲道理,这幅奇装异服、行为奇特样子无论是谁见了都会觉得很惊奇。

然后就是很危险。

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而且已经有人偷偷拿出手机准备拍照了——下一刻,那些人只觉得一阵阴风吹过,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手机已经掉在地上壮烈牺牲了。

鬼切仍旧微微昂着头,神情肃穆,等着你的回答,仿佛刚才放出那阵妖气的不是他一般。

“主君?”

见你久久不回答,鬼切眉头微蹙,刀柄往下压了几寸,周身气压也低了几分,强烈的妖气也泄了几分,周围不少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你只觉心里一凉:鬼切向来不喜欢人多的场合,再加上自己久久不给答复,他好像……

不高兴了。

你正想开口捋毛,没成想,一个男生已经呛出了声:“有些人还真是做的出来,脚踏几只船,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就说为什么昨天要拒绝我,原来这还有备胎啊。啊,对哦,要是接受了,就不能同时吊着好几人了吧。”

这男生昨天才和你告白,但你了解到这家伙人品不是特别好,而且也没什么感觉,直接给拒绝了。结果在这当儿嘲讽你起来,你翻了个白眼,呛了回去:“这位同学,说话的时候嘴巴把把关,胡言乱语我可以告你诽谤。”

男生“呵”了一声:“敢做……”

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寒光一闪,原本跪着的武士这会已经站起来了,带着杀气的妖刀已经架在了男生的脖子上。

“对主君不敬者,杀。”

清冷的声音传入男生耳中的时候,男生只觉得被无处不在的杀机锁住了,面色刷地变得苍白,双腿之间印出一片深色。

周围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然而下一秒,就有人开始尖叫起来。

“等等,鬼……”别说那男生面色苍白,你这会的心也被提了起来。

“吵死了。”鬼切的血瞳只是粗粗扫了一眼,肉眼可见的妖气就倾泻出去,妖气扫过之处,众多学生被骇得晕了过去。

你只来得及抓住了鬼切握刀的手,然后往外推了几寸,让刀刃离那男生的脖子远些。

你虽然不喜他,但还不至于要他命。

刀刃一离开脖子,那男生也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至此,在场的只剩你和鬼切两个还站着,一时之间你不知是该感到庆幸还是不庆幸。

“主君?”

鬼切的妖气一下散了,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你抓着他手腕的手上,怔愣楞地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反手握住,将你一扯,带到了跟前。

“鬼切,你干什么?”你一个踉跄,直接摔到了大妖怀里,幸好用另一只手稍稍支了一下,不然就该整张脸贴对方胸膛上了。

你这么问的时候,鬼切正捉着你的手,举在眼前,细细摩挲着。

“原来,主君的手是这样的感觉……”

因为离得近,冷冽的气息直接扑到了你的脸上,看着对方认真、专注、纯粹,恍若粹了血的眼睛,你只觉得心跳停了好几拍,又听得大妖这样的话语,顿时脑海里什么清明都没了,只余了对方诱人的声线。

“咦,主君,怎么脸这么红,不会是发热了吧。”说罢,大妖一脸紧张,额头贴了上来。

两人相隔不过两指宽的距离,你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带着温度的气息在狭小的空间里打着璇儿。

你觉得自己这会儿肯定已经烫的冒烟了。偏偏对方还毫无自觉。

夭,夭寿了!

你一把推开大妖,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带着凉意的空气让你的理智有了些许回归。

冷静冷静。

鬼切看着空了的手,心里没来由的浮起了熟悉的空落感,刚才那种充实又混着甜蜜的感觉也消失了。

不开心。

不开心的时候战斗就是了。

啊,对了,还有一个对主君不敬的垃圾还没处理。

你一转身看见的就是刚才周身气息还正常的鬼切,这会儿又是妖气翻滚,提着刀,正准备往那个昏迷的男生心口上戳。

“住手!鬼切!”你赶紧上前抱住了大妖的胳膊,对着疑问的鬼切解释,“他没有恶意,就是说话难听了点,你别动手。”

“对主君不敬,该死。”妖气翻滚。

“没对我造成什么伤害,而且我也不认识他。”你继续劝道,被你抱着的胳膊纹丝不动,甚至还靠近了几分。

“污蔑主君,该死。”妖气继续翻滚。

“那是误会,他和我没仇。”

“那他就是冤枉主君了。该死。”手臂被你抱着,鬼切怕伤到你,都没怎么用力,但妖气却有几缕已经缠绕上了女生的脖子。

你看得心里哇凉哇凉的。

鬼切这倔脾气上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神色一正,握住了刀刃。妖刀极其锋利,向来削纸如泥,你才虚虚握上,掌心已经被划了一道不浅的口子,鲜红的血液顺着刀刃就低落下来。

“不许动手,这是命令。”

鬼切看到鲜红的液体,顿时就慌了:“主君,赶紧放手。”

“你把他脖子上的妖气撤了。”

你看着一言不发执拗的鬼切,简直要气乐了,什么时候这大妖这么不讲理了?

但对上大妖委屈的神色,你不又得耐心解释:“鬼切,他不是敌人。他只是……”你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和鬼切这个心思纯粹到满心满眼都是忠诚的大妖解释告白这回事了。

“他已经得到他应由的惩罚了。”

鬼切收回了妖气,也收回了妖刀,闷闷道,“他那样说主君,我很生气。”

你看着大妖纯粹干净的双眼,脸上有些发烫,压住乱跳的心脏,道:“鬼切,谢谢你。不过现在,”你扫了一圈躺了一地的人,“我们得先离开这里。”

听到离开,鬼切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回阴阳寮吗?主君不在的时候,这里,”鬼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语气低落,“总是空空的。”

“所以,一起回去吧,主君。”大妖对着你伸出了手,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期盼和喜悦。


评论(18)
热度(162)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