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式神表白三连

#这个是什么呢?是我以前一篇热度还挺高的文,但不知为什么今天去翻翻的时候,发现被屏蔽了???讲真,下面还有一堆评论呢……所以,我测试下,看看是什么原因……

#all×你(大概……),OOC有,糖有,式神出场没有特别顺序。


茨木ver.

你:我喜欢你。

茨木不明所以地看了你一眼。

你:我喜欢你。

茨木愣了一下,慌慌张张的移开了视线。耳朵尖泛起了一点红色。

你:我喜……

你被一把捂住了嘴。

“闭嘴!这种事怎么可以由女人主动开口!”向来不可一世的大妖这会儿那双赤金的眸子里全是你的身影,“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哎哎?等等,这发展不对,你不是一直要让你的挚友支配你的身体吗?】

 

夜叉ver.

你:我喜欢你。

夜叉卧在庭院那棵开得正旺的樱花树的主枝上,懒洋洋的抬了抬眼皮。

你:我喜欢你。

夜叉睨了你一眼,扯了扯嘴角:“呵!”

你:我……

算了没戏,走吧走吧,哪凉快哪……你转过身还没跨出两步,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环住了,耳边一阵热气酥酥痒痒。

“既然是我的人了,可别想逃跑。”

【我去,夜叉你这么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别把你的叉子横我跟前?】

 

妖狐ver.

你:我喜欢你。

妖狐抖了抖耳朵。

你:我喜欢你。

尾巴摇得更欢了,嘴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你:我喜欢你。

妖狐欺身上前,一把纸扇轻轻抬起了你的下巴,眉眼含笑,桃花灼灼:“大人终于答应要做小生的命定之人么?小生可是——期待已久了呢!”

【合着你以前的表白是认真的?】

 

大天狗ver.

你:我喜欢你。

大狗子狐疑地看了你一眼:“又有什么事有求于吾?”

你:我喜欢你。

大狗子面色清冷如故,拿着长笛轻轻敲了你一下:“别胡闹。”

你:我喜欢你。

大狗子怔愣了一下,眉眼柔和,在你的额头印下了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摸了摸你毛绒绒的脑袋:“那你以后,可不许再看别人家的大天狗。”

【哦凑,这种被捉奸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不对不对,我就说你怎么每次上竞技场都打不出暴击,合着你一直在开小差?】

 

判官ver.

你:我喜欢你。

判官专心处理公务中。

你(提高声音):我喜欢你。

判官停笔,抬头,皱眉。

你:我喜欢你。

判官面容郑重,端正坐姿:“大人的心意我知晓了。只是在下,在下……”说到这里,判官的脸突然腾地红了,声音也低了一度。

“在下已有有心悦之人。还请大人不要让在下为难。”

【大哥,算我求你了,赶紧去表白吧,这样我就不用忍受阎魔天天大晚上跑我卧室里吐苦水了。】

 

犬神ver.

你:我……

犬神神色着急地拉住你的袖子,眼泪鼻涕一大把:“大人!小黄不见了嗷!都是我的错嗷,我昨天晚上不该和她吵架的嗷。她那么可爱,那么小,”犬神一边哭诉一边比划他的小黄是多么小巧玲珑,“要是被野猫野狐狸叼走了怎么办嗷!我还没带她环游世界呢嗷!……”

你:……跟着纸鹤,它会带着你找到你的小黄的。

【面无表情.jpg,所以我为什么要来找犬神?】

 

酒吞童子ver.

你:我喜欢你。

酒吞端着酒碗的手停在了半空,似笑非笑地看了你一眼。

你:我喜欢你。

你突然被揽进了一个充满酒气的怀抱,充满男性气息的荷尔蒙让你红了脸:“嗯——你刚才说什么,没听清呢。”

你:我……我喜欢你。

一声轻笑,耳边的低沉声音让你脑子有些昏沉,你只觉得鬼王今日的酒味道异常的熏人。

“好巧,我也是。”

【喂酒,接吻,被哄得签了契——都是套路啊套路。】

 

荒川之主ver.

你:我喜欢你。

荒川皱眉。

你:我喜欢你。

荒川不自觉地咳了一声。

你:我喜欢你。

沉默半晌,你才听到荒川的声音:“你,喜欢吃鱼吗?”

“啊?”

“我是说,”往日里总是板着脸的大妖这会儿忽然不自在起来,“你若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做。”

【我,我才不会承认荒川你的手艺很好呢,哼!】

 

一目连ver.

你:我喜欢你。

一目连一怔,暖风乍起,纷纷扬扬的樱花撒了他一身。

你:我喜欢你。

一目连含笑将你拢入怀里:“嗯,我知道。”

你:连,吾心悦于你。

一目连与你额头相抵,轻柔的话语如暖风般拂过你的耳廓:“所以,余生,请多指教。”

【为那条被一目连第一时间甩到天边变成一颗闪亮星星的小金龙默哀一分钟。】

 

荒ver.

你:我喜欢你。

荒眉毛一挑。

你:我喜欢你。

荒犹疑了半晌,才开口,眼神严肃而认真:“你所言,可信否?”

你:我喜欢你。

话语才落,周围群星乍起,幻象迭生,神使鸦羽般的黑发印入你的眼中,属于神使清冷的味道环绕住了你,低沉的声线在你耳边响起:“那我的这颗心,你可收好了,不然……”

【荒你这个占有欲可怕的家伙,为什么我现在连可爱的小姐姐都不能看了?!】

 

玉藻前ver.

你:我喜欢你。

玉藻前一双细长的狐狸眼满目秋波,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身后摇摇摆摆,显示着主人的好心情。

你:我喜欢你。

你的右脚被一条毛绒绒的东西勾住,你才觉得不妙正要跳开,脚就被拽了一下,一个不稳,就摔了下去——没有意料中硬邦邦的地面,反而是摔进了一团温暖的绒毛中。

大妖支着一只手,就这么把你锁在了这几寸空间里。隔着几寸的距离,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大狐狸清浅的呼吸。大妖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地划过你的面庞,引得你一阵战栗。大妖心情愉悦地笑了一声。

你:我,我不……

“嗯?”细长的狐狸眼眯起一丝,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滑落到了你的脖颈处轻轻转着圈。

你赶紧改了口:我喜欢你!

玉藻前眉眼含笑地看着你:“真是乖孩子。那么以后也要好好听话哦~”

【妈妈,救命!我要回火星啊!】

 

鬼使黑ver.

你:我喜欢你。

鬼使黑一如既往地抱着他的大镰刀,然后似是害羞了,把脸转向了一边:“啊。”

你:我喜欢你。

鬼使黑仍然看着之前的方向,但是却又偷偷瞟了你一眼,和你一对上就移开了:“啰……啰嗦。”

你:我喜欢你。

鬼使黑——鬼使黑跳着逃开了,连他的武器掉了都没注意到。

【一直都不知道小黑你原来这么纯情。还有,月白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喂喂不要用那种“哥哥以后拜托给您”的眼神看着我啊!】

 

鬼使白ver.

你:我喜欢你。

鬼使白一时没站稳,退了一步:“你,我……不对,您……”

你:我喜欢你。

鬼使白突然低下了头,手里的招魂幡似乎是不知道怎么拿,左右手不停地交换着,你可以看到对方逐渐泛红的脖颈。

你:我喜欢你。

鬼使白呐呐地说了句什么,你没听清,凑到了他身前,他又通红着脸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刚想问他说了什么,脖子被人猛地一勾,差点摔趴在地上,而下一刻已经被拉得连鬼使白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弟弟,人先借我用一下!”

【鬼使黑,我¥&@#¥%%*&¥】

 

莹草ver.

你:我喜欢你。

莹草楞了一下,下一刻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你:我喜欢你。

莹草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我一直最喜欢大人了!”

你:我喜欢你。

莹草举着硕大的蒲公英,张开双臂抱——

“咦,大人呢?”

天空中一点光芒一闪而逝。

【下次再也不给莹草装破势心眼了!绝对不给!】

 

雨女ver.

你:我喜欢你。

雨女打着雨伞嘤嘤哭泣。

你:我喜欢你。

雨更大了些。

你:我……诶,雨女你先擦擦眼泪吧,别哭了,不然他们该说我欺负你了。

雨女哽咽着打了个嗝:“大人,我,我,嘤嘤嘤。”

雨女抹完眼泪,却发现眼前已经没有阴阳师的身影。

好伤心,大人一定是不喜欢我了!嘤——

【被冲坏屋舍若干、器具若干、衣物若干……钱包药丸,铁鼠绝对会打死我的。】

 

海坊主ver.

你:我……对不起,海坊主,你要不再修炼修炼,先把形化完整了?

系统温馨提示:您遭受到来自您的式神海坊主的巨浪攻击,被迫下线,如需重新登录,请对海坊主说一百次“我喜欢你”。

 

雪女ver.

你:我喜欢你。

雪女一如既往的神色冷淡,只是睫毛似乎轻轻颤了颤。

你:我喜欢你。

雪女抿了抿唇,轻轻开口:“大人说的是真的么?”

你:嗯,我喜欢你。

你意识中最后的印象是漫天呼啸的风雪。

雪女搂着一人高的冰块,如同对待珍宝一般轻轻抚摸,神色缱绻,自言自语:“这样,大人就能一直和我在一起了。”


鬼切ver.

你:我喜欢你。

鬼切神情没什么变化,但眼尖的你发现他握在剑柄上的手往下压了一寸。

你:我喜欢你。

鬼切的眼底中浮起一阵郑重的光芒,薄削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你:鬼切,我……

你话未说完,唇上便贴上了一根指节分明带着凉意的手指。

“嘘!”曾经的源氏重宝阻止了你未出口的话语,两人之间不过隔了一拳距离,你清楚地看到你在大妖瞳中清晰分明的影响。大妖嘴角弯起一丝弧度,单膝跪下,拉起你一只手贴在了他的额头。

“源氏鬼切,在此,献上吾之忠诚。”

那一瞬间,你只觉得庭中月华如练,积水空明。

【等等,我现在说这不算数还来得级……等等,鬼切,你别拔刀!】



评论(13)
热度(245)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