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 夜叉】二叉子的养成手札(四)

#留爪:星辰带刺

#养成路第一步,论夜叉奶爸对奶娃娃三餐问题的看法


“哈?夜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嗯,大家好,我是夜叉,就是那个捡了个小女娃准备养着的夜叉。

什么,你说我是要玩养成?

不不不,她只是我的备用粮,我的计划是,等她十五六,肉质最好的时候就把她吃了。

所以现在得好好的养起来,如果能让她身体里蓄起妖力的话,那就更是大补了。

但是怎么让一个正宗的人类身体变成能蓄妖力的容器,这是一个问题。

听说人类的小孩可以通过喝母乳获得营养,那小娃娃是不是也可以通过喝妖奶来积蓄妖力呢?

所以我就来了。

看着那坐在桃花树枝上一脸怒容的粉衣女妖,我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道:“桃花妖,几个月不见,你连耳朵都不好使了?”

树枝上坐着的正是这座山头为数不多的女妖,桃花妖,虽然作为女妖,但脾气却是异常的暴躁。别的桃花妖都温温柔柔的,一手桃花灼灼出神入化,都是治疗的一把手,能得到不少妖怪的好感,她倒好,专注打架一百年,附近大大小小的妖怪几乎都被她挑战过,仗着自己的天赋,往往能磨死那些大小妖怪。

她的治疗术只对自己用。

她栖息的桃花林附近方圆十里不见一只妖。

哪能有妖受得住她这种一见面就兴起地先干一架、干完还得抱上坛装的桃花酿才肯说正事的风格?

我一直都觉得这家伙绝对是莹草投错了胎,沉迷攻击无法自拔。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女妖还是有两下子的。

本大爷和她打了那么多次,也不过五五胜负。

一只特立独行的桃花妖。

但是她酿的桃花酿确实好喝,清冽香甜。

待阿夜长大了,倒是可以让她尝尝。

嗯,既然是大爷我的东西了,那当然得叫大爷我起的名字。小丫头以后就叫阿夜了。

我一道雷击挥过去。

承受着桃花妖的那截桃树枝被电焦了,咔嚓就折断了。

原先坐着的粉色身影在树丛间晃了晃,跳到了地面上。

被躲过了呀,好可惜。

桃花妖来到阿夜身前,蹲下了身子,戳了戳阿夜软软的脸颊,戳出了两个小酒窝。

阿夜咿咿呀呀的挥舞着小手,抓住了桃花妖身上衣衫的水袖。“香香~”

“啧,夜叉,这么好玩的小娃娃,你从哪里找来的?”桃花妖问道,她用妖术变出了一枝绽开的桃花,逗得阿夜咯咯直笑。

“捡来的备用粮。”我懒懒的回答。

“备用粮?!”桃花妖一脸鄙视地起身,顺带把阿夜抱了起来。阿夜看起来很喜欢桃花妖的样子,搂着桃花妖的脖子笑得开心。

“夜叉,不是我说你,你这啖人肉吃血食的习惯也得改改了。现在有些道行的妖怪哪还有像你这样的。你身上业障深重,再想进阶,堪比登天。”桃花妖抱着阿夜正色道,“最近阴阳寮的阴阳师正在组团清理伤人性命的妖怪,你……”

我听得很不耐烦,打断了她的话:“大爷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大爷我就来要点奶水!”

女妖就是这点不好,叽叽歪歪的。做人时就不能这样不能那样,都成妖了,难道还得拘着自己?做什么事自己开心不就好了。

“你!你!……我一个桃树化形的精怪,哪来你要的奶水?”桃花妖气得跳脚。

“人类女子都能喂小孩啊,女妖不也可以吗?”

“你见过那个精怪的小孩是靠哺乳长大的?”桃花妖瞪着我道,“夜叉,我看你脑子被糊了吧。”

我想了想,好像……真是没有。不过……

我打量着桃花妖,狐疑道:“你一个奶妈型妖怪,连奶水都没有?”

“我那是治疗!治疗!你一个男妖,成天奶水奶水得挂在嘴上,你怎么不自己给你这小娃娃喂奶?”桃花妖的暴躁脾气上来,出口的话语已经明显不过脑子了。

“大爷我一个男妖,哪来的奶水?”我一脸鄙视,摇了摇头,略带怜悯,“桃花妖,你这智商,一如既往的感人啊。”

桃花妖的脸黑了一层,挥手一个花舞,一簇桃花瓣就夹杂着杀气飞卷而来。

“喂喂,你来真的!”我一个闪身,躲过那些凌厉的桃花瓣,看着那些桃花瓣深深嵌入不远处的桃树树干,抽了抽嘴角。

阿夜有些不明所以,扭头看了我一眼。

“粑粑?”

转回头看桃花妖。

“麻麻?”

桃林间突然吹过一阵萧瑟的凉风。

我突然觉得把阿夜带来桃花妖这里不是什么好事情。

桃花妖听到阿夜对她的称呼僵硬了一瞬,杀气散了个干干净净,然后面无表情地把阿夜塞回了我怀里。

“你的。”

我嘁了一声,一抬手,让阿夜做到了我的肩膀上——别指望我会抱孩子,我从来就是走到哪儿,把阿夜拎到哪儿的。

阿夜相当自觉地抓住了我头上的角,稳住自己。

桃花妖无语地看着,然后指了指自己,对着阿夜道:“我,不是你麻麻。”

阿夜一脸疑惑。

桃花妖又指着我,犹豫了一会,对阿夜说道:“他……大概是你的粑粑。”

阿夜继续疑惑脸。

瞅瞅桃花妖,又瞅瞅我,然后朝着桃花妖伸出了手,脸上一个大大的笑容,“麻麻,饿~”

我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哈,桃花妖,阿夜喊你麻麻呢,你是不是应该给她……”

桃花妖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听了我的话又立马黑了一层,然后露出了一阵扭曲的笑容:“夜叉啊……”

“啊?”

“带着你的蠢小孩滚出我这桃林!”桃花妖咆哮着,身后的桃花林因为她的震怒秫秫发抖,枝丫摩擦,发出一阵阵哗哗的林涛声。

一股桃花瓣的组成的龙卷,携着凌厉的杀气,从桃花妖身后席卷而来。

完了,完了,桃花妖这次是真生气了。我还是先带着阿夜离开这里好了。

女妖什么的,果然都一个得性,小气吧啦的。

我看着手里拎着的小娃娃,扒开阿夜的嘴巴,看着几颗稀稀拉拉看着连块肉都嚼不动的小嫩牙,难得的犯起了愁。

总不能一直给她吃野果子吧,这还怎么长身体?

人类小孩这么脆弱的物种,总不能跟着我一直吃血食吧?

要不找那秃驴问问?秃驴自诩要度化众生,那先来渡化渡化阿夜的三餐问题好了。他一直都行走在人类城镇村落中,肯定知道怎么给这么小的娃娃喂食。

说干就干,我带着阿夜往最近的村落走去。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他。


评论(6)
热度(14)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