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 狗雪】天狗不高兴(上)

#留爪:星辰带刺
#来自没有大狗子的怨念之作,妖狐有了,雪女也有了,为毛大狗子你还不来……
#狗子人设已经崩到西伯利亚了

神龛室的门“嘭”一声开了,屋外的光线给昏暗的房间带来了一丝光亮。
然后随着一声“啊哟”的叫唤,一个人形物体毫无形象地飞了进来,五体投地式地着了地,双腿因为惯性倒甩起来,然后又“嘭”地重新砸回了地上。

那颗长着紫毛的头直接“咚”一声撞上了放着贡品的长台,长台上的水果咕噜噜滚了下来,一个接一个砸在了那颗脑袋上。

听起来很疼的样子……
我默默瞥了一眼,哦,又是妖狐。
“绝对不会把妹妹交给你这种人的!”门外传来熟悉的跳跳兄弟熟悉的愤怒声音。
然后门又“嘭”一声关上了。
屋子重新恢复了昏暗,只有几只蜡烛幽幽的发着昏黄的光。
“真是太粗鲁了,不就抱了一下跳跳妹妹吗,就不能像小生一样做个风雅的人吗?”妖狐揉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盘腿坐在了之前飞进来时压在身下的一个蒲团上。
“小妹妹,嗯,果然很软啊~”
跳跳妹妹来了还不到三天,你竟然都抱上了?!
我用余光扫了一眼犹沉浸在“妹妹的手好软”的妖狐,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知道妖狐会讨女孩子欢心,可是真不知道妖狐才三天就抱上了。
想我作为寮里和雪女一样资深的元老级SSR,在自家阿妈还是一个随便一个小怪都能虐一把的菜鸟阴阳师时就跟着她,到现在……被Boss一个大招瞬秒的高级菜鸟阴阳师——菜这种事是天生的,和时间无关,和经验无关,这是我和阿妈处了几年的亲身体验告诉我的。

阿妈的菜大概是根植在骨子里的。

阿妈,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很想说不认识你啊……
嗯,算算,我和雪女在一起都好几年了,我们都才只是拉个小手而已啊。每次想和阿雪亲近一些,阿雪总是害羞的甩我一个暴风雪。
很久以前,在阿妈很穷的时候,那暴风雨并不能冻住我,打在身上不过搔痒痒,然而,后来,阿妈砸重金倾家荡产在商店砸了一套效果命中雪幽魂……
我觉得大概是我追雪女的方式不太对,妖狐经验这么丰富,说不定可以取些经? 于是我假意咳了一声。
“诶?大天狗大人?您怎么也在这里?”妖狐眼神落到我膝盖底下的搓衣板上,顿了顿,默默地移开视线,然后双腿一盘,坐在了一块蒲团上,抓起一个地上的果子,在衣服上擦了擦,咔嚓咬了一口,摆出了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所以,大人您这次又是为什么被雪女姐姐罚了?”
看着妖狐咔嚓咔嚓咬着果子,一脸好奇的神情,我突然觉得我在这个寮里真的还有作为SSR大妖的尊严吗……
内心忍不住四十五度望天,好忧伤。

每次被罚跪搓衣板总会被阿妈领着这样那样的式神“无意”撞见,导致寮里现在对我大天狗的印象已经变成了这样:
——大天狗大人在吗?
——没看到他吗?
——嗯嗯,明明前不久看见他回来了呀。
——哦,那你去神龛看看吧,大概在那里跪搓衣板呢!
……
都是阿妈的错!

评论
热度(29)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