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 夜叉】二叉子的养成手札(三)

#留爪:星辰带刺

#二叉子终于要开始养成生活了,一定会被养歪的,捂脸。

#为了能攒多一些,下一章,大概也要过两天了


村民们看着火舌开始肆虐,心中欢喜妖怪就要被烧死了,木桩前突然“轰”地落下一把泛着寒光的三角叉,那三角叉周身缠绕着阵阵游蛇一样,“噼里啪啦”闪烁的电光。三角叉落下时的巨大冲击把燃着的干柴冲得四处飞散,有些人躲避不及,沾染了火焰,嗷嗷叫着在地上滚着灭火。

“呵,既然想看妖怪,那就好好看看吧。杂碎们!”

“是妖怪的同伙,”有村民眼尖地看到了阴影里一步步走出的身影,惊慌地叫着,“那妖怪叫了同伙来!”

只见那身影披散着一头红褐色的长发,额前长着两只代表妖物身份的尖角,颈中挂着一串骨牙项链,一件白色褐边的羽织穿得松松散散,露着半边肩膀,另一边的肩膀上扣着个野兽头骨,暗示着其主人深重的罪孽。

“啪!”那妖物单手接住了不知从什么方向飞来的一把铁锄头,手中一用力,木制的锄头杆和金属的头部就断裂开来。

然后就见那铁质锄头那被妖物带着笑容把又回掷了出去,狠狠地嵌入了一个男人的头部,鲜红的血液混着白色的脑浆迸裂。那男人面部保持着惊恐的表情倒下,顿时,脑内的红白之物淌了一地。

周围的人忍不住尖叫起来。

“快……快逃!”村民们慌张地往村外的大路逃窜去。

“呵,别急,一个一个来,都会轮到的。”

褐发的妖物一步一个地屠戮着村民,不疾不徐,粘稠的血液顺着他的手指滴了一路。

待那妖怪走到火刑架边时,周围已是躺了一地的尸体。

————

我遥遥地望了望几个已经跑出了村口、跌跌撞撞的身影,不屑一顾地舔了舔嘴角溅到的血液。

真难喝,带着一股子发霉的酸臭味。

至于那几个逃窜的垃圾,先让他们跑一阵好了。人类这种生物啊,总是轻而易举地就产生希望,真是想不通,他们哪来那么大的自信?莫不是真不知道这人世,也不过是阿鼻地狱的一层?哦,他们可能还真不知道,人类总有一项本事,叫自欺欺人。

希望越大,失望可也就越大。当生的希望破灭的时候,不知道他们脸上会露出怎样绝望的表情呢?

不过,现在嘛,得先处理一下这个小家伙的事情。

我拔起了倒插在火刑架前形成一个结界护着小娃娃的黄泉之海。

小女娃仍然被紧紧地绑在那木桩上,身上、脸上被熏上了不少黑烟,那张小脸蛋上之前的红潮似乎是还没褪去,这会整个都是黑红黑红的。瘦瘦细细的小胳膊小腿被粗粝的麻绳勒出了红痕,脖子上缠着的一圈绳子大概是阻碍了她的呼吸,虽然出自本能地想要大口吸气,但终归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

“粑……粑……”

听着虚弱无力的叫声,我没由来的一阵烦躁,人类幼崽怎么能这么脆弱?想想自己没堕妖的小时候,也没这么弱气啊,饿上了七八天也没成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

用黄泉之海挑断了麻绳,我蹲下了身子,用手指戳了戳小孩子软软的脸颊,指尖传来的是较之前更加滚烫的温度——大爷我第一次的善心就这么被这群蠢货弄死了?

我眯了眯眼,指甲作刀,在自己的手腕处划了道细细的口子,紫褐色的血液从伤口中渗出。

捏住小女娃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巴,饱含妖气的血液流滑入小丫头的喉间。

“咳咳!”

小丫头似乎是被呛到了,拼了命的咳嗽起来,一张小脸难受得皱成一团,沾满黑灰的小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似乎是要阻止口中的东西被咽下去。

“啧,咽下去!”我使了点小手段,促使小丫头把嘴里的血液“咕咚”一下咽了下去。

妖怪之血虽能救命,但是其间饱含的妖力对于人类却是过于暴虐,能不能挺过去就得靠她自己。

不过——我看着因为暴躁的妖力昏死过去的小丫头,觉得这小丫头大抵也是挺不过的。

我捞起了一身脏灰、灰扑扑的小女娃,好了,现在该是追之前跑掉的几只小老鼠了。

————

僻静的大道上,一个男人带着满脸从头顶流下的血,拖着他那已经断了一手一脚的身子拼命地往前挪动。

我走到他身前,用黄泉之海挑起他的下巴,笑道:“哟,最后一只。”

“你,你会遭报应的!”

“哈,报应?”我将黄泉之海扎进他没断的那只手,听着一阵惨叫,道,“本大爷杀人纵火这么多年了,你和大爷我说报应?真是笑死我了。”

“恶鬼,我要诅咒你!”男人浑身因为断臂的疼痛痉挛着,表情狰狞地吼着。

“哈?你要诅咒我吗?暗地里诅咒本大爷的的人也不少,当面还是第一次你胆子还真大啊!本大爷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你要诅咒什么?”

“我用灵魂诅咒你,你会失去最重要的东西的,你……啊!——”

“真吵。”我面无表情地把男人的脑袋一脚踩进了松软的泥地,脆弱的人类头骨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本大爷我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珍惜的东西,失去什么的真是可笑。脑子不清楚的人,还是消失掉好了。

人类啊,一如既往的愚蠢。

————

我,夜叉,你们口中的恶鬼,烧杀抢虐,无恶不作的恶鬼,现在正面临着妖生第一个难题:如何喂养一个只能简单交流、不会捕食、只会爬来爬去的预备粮?

这小丫头倒是命大,挺过了三天三夜的高热,也没被烧傻——当然,她原来就挺蠢的。

醒来的时候,小脑袋转来转去看到我后,蠢呼呼地开始喊“粑粑——”,然后翻了个身,就准备爬过来。可惜,没爬几步就因为没力气“吧唧”摔了个狗啃泥,在松软的土里印下了她的蠢脸。

小丫头抬起那张沾了一脸黄泥的脸,用那一双干净的眼睛看着我,委委屈屈地开始喊:“粑粑,饿,奶——”

我蹲到小丫头面前,把人稍微拎起一些以便能直视她。

“小鬼,本大爷的救人游戏结束了。那边,”我指了指洞口堆着的几个酸果,“看到没?能吃的。大爷我可没时间陪你玩过家家的游戏。”

小丫头望了望酸果,又懵懵懂懂地看向了我,然后脸上又绽开一个灿烂到过分的笑脸,伸出瘦的没几两肉的手臂:“粑粑,抱——”

我忍不住捂脸,蠢的不忍直视。这让大爷怎么交流?算了,就扔在这里好了,让她自生自灭去好了。这座山头大大小小的所谓好妖怪也不少,能不能遇到就看她运气了。

我扔下了小丫头,无视小丫头呆愣愣的表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之前休息的洞穴。

酒吞童子,大爷我又回来了!先抓点小妖补充补充能量能量。

……

这野猪这么肥,肯定很养肉。那小丫头也太瘦弱了,捏着全是骨头,该多长些肉。

那双眼睛倒是漂亮。

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已经被山里的野兽、妖怪吃了……

黄泉之海又一次掷偏了方向……

“靠!”在第五次因为分心错失猎物时,我又一次骂出了声。

一拳砸在身边手臂粗的一棵高大乔木上,那乔木“轰”的一声折倒在地。

鬼知道大爷我为什么眼前时不时地闪过那蠢女娃的身影。

哦,还有那双异色的眼睛。

想想大爷我好不容易救下来的人随随便便就被山林野兽这么弱小的东西吞了,就有点不甘心啊。大爷我救下来的东西就是我的,怎么能轻轻松松被别人拿去了?

就算被吃,也应该是被我吃才对。

我还在那小鬼身上费了那么多妖血,就这么扔了,有点浪费啊……

拿了大爷我的东西,大爷我是不是应该索取些报酬?

我摩挲着下巴,思考着。

肚子“咕”的叫了一声。

啊,对了,备用粮。小丫头既然无以为报,就把自己给我吃了好了。十五六的女孩子味道最美了,肉质细滑,血液芬芳,也是一道美味。而且相比那些死前惊惧的女孩子,这种自愿被吃、全身放松的,肉质就不会产生那种紧绷后又松弛的怪异口感,是最原汁原味的……

就是现在太小太瘦了,没什么肉啊,嗯,养养就大了,最好多长些肉,这样以后吃起来才美味啊。

嗯,大爷我真是机智。现在就把小娃娃养起来好了。

我回到了山洞,就看到小娃娃正坐在那一堆果子旁,舔着手里捏着的被压得粉碎的汁水和果子碎肉,果子汁水弄了满身——舔得正欢脱。

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到我,惊喜异常地举起手中的果肉糊糊,口齿模糊地说着:“粑粑,吃——”

依旧,一脸蠢样。不过——

还算有点良心嘛,小丫头。


评论(2)
热度(20)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