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夜叉】二叉子的养成手札(一)


大家好,本大爷是夜叉,嗯,没错,就是你们口中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恶鬼。大爷我的生活调调儿,一直都是随性散漫的,在山林中打打血食,揍揍小妖,挑战挑战大妖,要是实在无聊,就去人类村庄放放火好了。人类哀嚎的哭喊、绝望的表情还是颇让人愉悦的。
大爷我以为我的日子会一直这么下去,直到我那天脑袋进水,捡了一块牛皮糖……
一、
那天,我一如既往地去大江山叫阵,找那个所谓鬼王酒吞童子打架。
大爷我一直以来都挺不爽酒吞童子的。你瞧瞧,那一头冲天的红毛,背上那个破葫芦,浑身一股酒味,一说话就盗用大爷我的口头禅……啧,果然,从头到脚看着都很不爽。
可惜酒吞那厮向来狡诈,战斗中途竟然还用他那妖酒葫芦偷袭,害得大爷我一招不慎,只能战略性撤退。
啧,那妖酒葫芦下手还真狠,直接给我的腰腹破了个大口子,好久没受过这么重的伤了。
酒吞那丫的还真是小气,不就是上山途中多杀了几只他大江山的小妖吗?
人类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物竞天择吧,那种没什么实力的小妖,被消灭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我拿手捂了捂那个汩汩流血的伤口,靠着一棵百年古木坐了下来。
伤成这样,放任血这样流也不是办法。这随处寻找的休息的山头有些陌生啊,也不知道有没有小山神的存在。
“山神,土地佬!听到了给大爷滚出来!不然我就平了你这小丘包子!”
我朝着山林喊了几声,除了惊起林间一阵扑簌簌飞起的山雀,连个人影也没有。
看来是没什么人气的地儿啊。算了,让它自行恢复好了,就是可能需要久些时间了……
“窸窸窣窣……”
也不知道寐了几天,大爷我被边上草丛中那一阵声音吵醒了,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有些潮湿,大概是被晚上的露水给打湿的。衣服上的沾染的血污干了,结在身上怪难受的,不过好在伤口的血不流了。
“那边的东西,给大爷滚出来!”
哈,吵醒了大爷我休息,怎么能不付出点代价哪?
草丛被扒开的时候,露出了一个一脸蠢样、裹着包被的生物。
“哟,人类?还是个小婴儿?”
这眼睛倒是少见,是一双金银异色眸。
看着两眼晶亮的小屁孩手脚并用、咿咿呀呀地爬过来,我摸了摸下巴:唔,送上门的口粮啊。我回味了一下记忆中的婴儿肉的味道,颇为鲜嫩柔滑,十分美味。
上一次尝到这味道,隔了蛮久了……
我举起了软乎乎的小孩,那小孩竟然还朝着我“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果然愚蠢,死到临头了都不知道,算了,看在你那么可口的份上,让你痛快些好了。
我凑近了那脆弱的脖子,深深吸了口气,唔,这奶香味可真好闻!他的血液一定也很香甜吧?
我迫不及待地张嘴,马上要将我那尖牙刺破柔软的肌肤,送入搏动的血脉,吮吸香甜的、带着温热的血液……
……
靠,死小孩,别扒我头上!把你的手脚拿开,拿开!别把你臭烘烘的口水舔我脸上!
我一使劲,把小孩举到了正前,那死小孩依旧一脸傻乐,手中还抓着大爷我一把头发。
“放手。”我板着脸等着小屁孩道。
那小屁孩眨了眨眼睛,竟然还扯了扯手中的头发,又咯咯笑了:“粑——粑~”
口齿不清,还漏风。
“哈?你竟然叫我爸爸?”我哈哈笑了一阵,牵扯到伤口了,突然的疼痛让我咧了一下嘴巴。
“小孩,你看清楚了。”我指了指额前两只尖角,“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妖怪,恶鬼,吃人,会把你吃掉的那种。”
说完,我张大嘴巴啊呜做了做大咬的样子。
人类这种胆小的生物啊,一遇到未知的、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就会害怕、会颤抖、会哭泣……那种表情啊,最让人享受了,所以,小鬼,快露出——
“粑——粑~”然而那小屁孩只是歪了歪脑袋。
我木着脸瞪着小婴儿,那小婴儿只眨着水亮的大眼睛,嘴巴“啵”吐了个口水泡泡。
为什么本大爷要和你这么蠢的生物说话……
算了,没心情吃你了,小孩,算你运气好,你走吧。我随手把那小孩甩到了旁边的草丛上,继续假寐休息。
只是……
看着又蹭蹭爬回来撇着嘴、睁着一双眼睛无辜地看着我的小孩,我无语了一阵,一扬手,小孩就顺着力道咕噜噜滚入了草丛。
被压倒了的草丛卸了力道又弹了起来,轻轻晃了晃,挡住了那滚掉的身影。
等了一会儿,那小孩没再回来。
终于清净了……
人类这种生物啊,切。

评论(5)
热度(23)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