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间集】救世主成长日志vol.4

我是无剑。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相信,据说我是这无剑之境的救世主。而现在,未来的救世主刚把她救世之路上重要的、冻得青紫青紫的引导者从雪地里挖出来。

掷乾坤已经把自己裹成一个球靠在山洞里的火堆旁了——果然,我的第一神兵就是万能,这么天寒地冻的地方也能找出干树枝。

“哎,掷乾坤,帮我一把。”

“自己没手脚啊。”掷乾坤没理会我,只是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啧,这么冷的天,动动才暖和啊,脸色都这么惨白了还不肯活动活动身子,活该被冻住。

我一边拖着一身艳绿的引导者一边想着。

费了一些气力把冻晕过去的人拖到劈啪作响的火堆旁边,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把手拢在了火焰边。火焰的热度烘得我的双手暖洋洋的,继而全身的血液也带着暖意缓缓流动,舒服的我轻轻呻吟了一声。

掷乾坤明显的抽了抽眼角,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果然没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我白了他一眼:救世主哪能这么小家子气呐,就当不拘小格,顾忌这顾忌那,还怎么救世。

引导者不愧也是被上天选中的人,大半个时辰过去后,对方就颤着睫毛醒来了。

“你……”

“没事没事,不用感谢我。救你是应该的。”我毫不在意的摆摆手,一想到接下来就要收下一众小弟,开始自己的大业,内心就无比兴奋,一个激动就直接凑到了引导者跟前,两眼放光。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你有什么要给我的神器啊、绝世武功啊,直接给我就行,咱就不走那些叽叽歪歪的套路了。你觉得怎么样?”

这引导者似乎是有些害羞,看到我凑近还往后缩了缩。我咳了一声,稍稍退后了一些,免得吓到对方,然后继续瞪大着眼睛,以防错过引导者随时掏出来的神器。

“那个,姑娘,你没……”一身原谅绿的引导者顿了顿,突然扬起了一个笑脸,笑得我一个晃眼,顿时觉得他身后一片阳光灿烂。

“切,小白脸。”掷乾坤扫了一眼引导者。

“切,花痴。”掷乾坤又扫了我一眼。

山洞里尴尬了一瞬间,但很快引导者就用他充满活力的声音向我们介绍他自己了。

“我叫绿竹,你们呢?”

“我是,呃。”我突然卡了壳,原因无他,传承之书说无剑只是一种身份,也就是说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过正式名字。掷乾坤也从来没问过,平日里都叫我“喂”——突然发现这一点他很不合格啊。

“姑娘?你还好吗?”

“啊?我在想名字。”

“你是……不记得自己以前的事了吗?”引导者果然很贴心、很纯善呐,我这才发了一会呆,就担心了。

“应,应该是吧。”我有些不确定。说起来我有意识以来,脑海里就只有传承之书的印象,其他还真是一片空白,这种情况应该也算的上失忆吧?

“嗯,就叫我救世主吧。”简单粗暴,身份明了。

“你怎么不叫自己‘神明’呢?”掷乾坤第一时间提出了他的反对意见。

反观绿竹棒,也是扶着额的状态。

这名字——很奇怪吗?

“那就……”我刚想说其实“神明也不错,要是你们愿意这么叫我也不介意”,脑海中的传承之书哗啦一下翻开了,两个字熠熠生辉:寻梦。

“叫我寻梦吧。”

似乎是起了个正常名字,两个人都暗暗舒了口气。

“那么,绿竹棒,神器呢?武功秘籍呢?”

“啊?”绿竹棒茫然地看着我。

“引导者,新手礼包呀。”我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一颤一颤的。

“阿梦,你在说什么,什么新手礼包?”

对方脸上的迷茫不是装的,我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啪叽摔下,碎成玻璃渣渣,继而心底一阵愤懑:传承之书个龟犊子,又坑我!

“阿梦,虽然很抱歉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耳边传来绿竹害怕地吞咽口水的声音,“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可能有麻烦了。”

我还沉浸在丧失金手指的悲痛中,循着绿竹棒的视线望去,顿时腿都软了,脑子也清醒了。

山洞口不知什么时候堵了一群乌压压的人形生物,一个个赤红着双眼,手里拿着银光闪闪、滴着血滴的武器,杀气腾腾。

“掷,掷乾坤……”我哆哆嗦嗦地想告诉掷乾坤有一场硬战要打了,然后回复没听到却听到了身后一声闷哼。

我赶紧扭头,看到身后的景象又是一阵惊吓。不知什么时候,原本精神十足的盗贼这会儿已经单膝跪在了地上,浑身都在不自觉的颤抖,一只手紧紧地抠着地面,另一只手抓着抠住地面手的胳膊,指甲似乎已经嵌进肉里了,衣服上渗出了淡淡的血印子。

自有意识以来都没见过血的我有些懵,但看他这情况也知道是有多么不对劲。我赶忙爬到了掷乾坤旁边,想扶住他,结果被他一甩手挥开了。

“滚开!”掷乾坤抬起一双赤红溢血的眸子,泛着凶光,狠狠的瞪着我,我一惊,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

“你,你怎么了?”

绿竹棒一个跨步,反手一拉将我护在了身后,警惕地看着情况不明的掷乾坤。

“他情况很不对劲。”

“我,我知道啊。”我探出个脑袋,看了眼掷乾坤,顿时又是一阵头皮炸裂——这厮一手已经掐上自己的脖子了,用的还是十成十的劲儿。

也顾不得危险不危险,我直接跳到了青筋毕露的掷乾坤身边,开始一根根掰他掐在脖子上的手指。

“你丫是要掐死你自己嘛。松手快……嗷!我去!”

冷不防被双眼充血的掷乾坤一把推倒在了地上,下一息身上一重,肩膀上就传来了剧烈的咬颌感,牙齿陷进血肉的感觉可一点都不美好。这家伙属狗吗,他么还咬人!

而绿竹已经被眼前的发展惊呆了,完全忽视了身后一群乌压压的敌人。

仰面躺倒的我看到寒光闪闪快闪到绿竹身上了,瞳孔猛地缩紧了,下意识地就叫了起来:“绿竹,后面!后面!”

绿竹还在怔愣间,看那样子明显不在状态。

要命,这种时候不在状态是想死么。

我使了把劲,把已经陷入昏迷的掷乾坤往旁边一滚,踉跄着起身,撞开了傻不愣登的绿竹棒。救世主么,世间独此一个,再怎么危险也不至于还没开始就挂了。

但是——这刀子扎胸口真特么疼,比掷乾坤咬得那一口疼多了。

 

浮生日记:

寻梦人受伤了。被魍魉伤到的。

魍魉是木剑安排的,但按计划没那么多,以原来的安排,我护住寻梦绰绰有余,顺便还能提升寻梦的信任感。但是中间好像出了岔子,岛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们,不仅数量多了几倍,还明显狂化了,超出了预期和控制。

可是,为什么呢?

明明是才认识不到几个时辰的人,就值得她挡刀了?自己是有一身武艺的,那一招就算没避开,也顶多受些不足为道的小伤罢了。

可她空无内力,一个不小心就要丧命的。

伤那么重,还没个正经样。还说什么“总不能让我好不容易才救回来的人就这么一刀被戳死。而且,我是救世主么,救世主没那么容易死啦。当然事实证明和我契约的神兵都是很厉害的,一人单挑一群魍魉什么的,嘿嘿。”

真是——

愚蠢至极。


评论(3)
热度(23)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