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果无剑苏醒的初始之地不是冰火岛16

#应该不会有人真的去尝试的吧,虽然那些……的确是可以吃的,正文,↓↓


>>关于好孩子是如何调教的(上)

又是一天风朗气清,满岛常年盛开的桃花在和暖的阳光的下显得愈发娇艳可人。庄子里的仆从一如既往的忙忙碌碌,从事着日复一日的工作。

毒龙银鞭带着个端了药碗的侍女,一边迈着悠哉的步伐向着元宝(无剑)的屋子走去,一边思考着这几天的调教成果:

称呼“爸爸”,基本达成——但是背后各种奇怪的称呼都有,包括但不限于“山鸡精”、“病娇”、“变态二号”;

每日早起收集泡茶的桃花露,基本达成——但毒龙表示自己用桃花露泡了这么多年茶水,早就对其清香程度了如指掌,元宝第一天拿过来的花露中掺了九成的普通清水,在被自己抽的上蹿下跳外加允诺好好收集每顿就能多加一个鸡腿后,花露中掺的水变成了五成——嗯,还不够。所以,每次用餐看着对方纠结地夹着一指粗的素鸡腿敢不满又不敢言的样子是毒龙最近的新乐趣;

替毒龙跑腿,说东不能往西,说西不能往东,基本达成——但对方和自己唱反调是必然的,不管任何事都打着擦边球,可着劲地给自己搞破坏,包括但不限于自己要药房准备用来制毒的药草少了一两味、下一次直接在定制的发簪间闻到了消失的药草的味道、厨房给自己准备的三餐中总有巴豆的味道等等。当然,最后的最后,一切苦果当然都由元宝自己承担了,包括但不限于插着元宝使坏抹了自己都不知道用处的药汁的簪子——后果是在整个桃花岛躲躲藏藏了一整天、即使扔了簪子还被马蜂蛰了满头包;在毒龙笑眯眯的威胁眼光下吃下了加料的食物,然后跑茅房跑到虚脱。

按时喝药,达成——这个不在毒龙的计划中,但这是玉箫离开前给小丫头定下的方子,毒龙只是按着小丫头的不听话程度在方子里加了些小东西——比如黄连。

毒龙表示,发现小丫头怕苦这一点还是十分令人满意的。

而现在,又到了无剑吃药的时辰了。

毒龙一脸微笑地走到无剑的住所,屋门半掩,没有一点声响。

离着门还有一段距离,毒龙手中鞭子就甩了出去,屋门大开的同时,顶上“哐啷”掉下来一只木桶,随之是一大片四散的白色粉末——若是离得近了,必然是要被沾染一身面粉了。

“把药端到石桌上。”毒龙“呵”了一声,侧挪一步避开自粉尘中射出的数支飞镖,同时抖了抖袖子迷晕了一票从飞镖后面系着的破袋子里钻出来的马蜂。

“这些马蜂,老规矩。”毒龙淡淡地吩咐道。

 

侍女一声“喏”,神色淡然地将药端到了园中的石桌上,然后摆出一众烧烤工具,将地上的马蜂去了毒囊串一串就开始烤,边烤边在默默地开始在心里数数——数到五十的时候就烤得差不多了,毒龙公子就该把姑娘带,不,提回来了。

对于每次来送药都能见到各种各样小机关的侍女已经见怪不怪了。说实话,对于这位愈挫愈勇生命力堪比蟑螂的姑娘,侍女在内心是无比佩服的:不畏惧毒龙公子银鞭,明知道毒龙公子精通阵法还一个劲地用这些破烂机关挑战公子的,那都是真勇士啊。

侍女曾经好奇私下问过,当时这位姑娘是如此回答的:

万一他就翻在我这条阴沟了呢?

勇士,真勇士。

 

当马蜂开始吱吱作响时,毒龙银鞭果然提了个张牙舞爪、一身灰尘地人回来了。

被毒龙毫不怜惜往地上扔的无剑就地打了个滚,看着笑得愈发温和的毒龙银鞭,对着那碗黑乎乎的汤药,以及边上死相凄惨并且即将进自己肚子的昆虫愈发苦大仇深。

光闻就能闻到一股苦味,山鸡精今天是往药里多加了多少黄连?

在冷光闪闪的银鞭的威胁下,喝完一碗苦到极致的汤药、咽下一堆平淡无味的马蜂,无剑感觉自己的脸已经扭曲了。

然而,再扭曲无剑也没敢把咽下去的东西吐出来——变态二号不是白喊的,上次毒龙银鞭可是想让自己把吐出来的马蜂又吃回去,自己抵死不干的后果就是饿了两天,然后饿过两天后的第一餐是烤马蜂、烤蚂蚱、烤毛毛虫、烤螳螂……

不过……

无剑嚼着毒龙给她的麦芽糖去苦味,砸了咂嘴,心不在蔫地比较着那些年她被逼着吃过的各种和她一起战斗过的小伙伴的味道。

“烤马蜂好吃吗?”

“嗯,蚂蚱比较好吃。”

“哦,是吗?烤蚂蚱——什么味道?”

“嗯,脆脆的,香香的,就是造型有些感人。”无剑一边回忆一边讲。

“哦,那烤毛虫呢?”

“这个不好,一口咬下去全是汁,而且软趴趴的太恶心。烤螳螂也不好,肉太少。”

“是吗?那——烤蚂蚱最好吃?”

点点头。

“酥酥的,脆脆的?”

点点头。

“那以后就吃烤蚂蚱?”

点点头。

……不行!

反应过来的无剑脸都绿了,看着面若桃花、笑得及其灿烂的毒龙银鞭,默默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山鸡精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没落实过。

铜板,求回来!掷乾坤,求救援!魍魉营的小伙伴,求出现啊啊!


PS:给大家推荐机械纪元的各种插曲,美哭啊。

评论
热度(46)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