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果无剑苏醒的初始之地不是冰火岛15

无剑自梦境中猛地睁开眼睛,盯着陌生的天花板半天,意识才聚集活跃起来,这才感觉到自己这是从梦境中出来了。反应过来的无剑赶紧抬起软绵绵没有一点力气的手,前胸后背摸了好一阵子,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自己还没真被捅个透心凉。

无剑觉得这个世界对自己太不温柔了——做个梦而已,为什么她想从里边出来就这么坑?别人从梦里醒来,就真的只是想梦妖阳炎说的那样,来个坠落或者受个惊吓就醒了,而轮到她就全乱套了。

先不提她在梦境里的痛感和饿感是切切实实的——那种饥饿导致的胃疼即使到现在醒来也还能隐隐约约感受到——就说她从梦里醒来的方式就如此与众不同:想在河里坠落被浪头卷到岸上,想从山崖坠落被从山地吹起的狂风卷回崖顶,出梦境的方法竟然非得是被捅一刀才行,而且这一刀还不能扎得随意了,手臂、大腿这种地方就行不通,一定得是往心口,往那颗扑通扑通条的鲜活的心上扎。

天知道她拿着孤剑的剑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下发现不仅毫无用处还还疼的嗷嗷直叫后,是怀着怎样的勇气在往自己心口来一刀的。要不是孤剑告诉她,她在梦境里只是以一个精神体形式存在,和外界的身体没有实质联系时,她是情愿跟着孤剑天天吃素也不愿干出扎心这样的事情的。

而现在与废材无异躺在榻上的无剑在意识回笼后,感受着腹部的空虚、隐隐的胃痛和充斥了整个口腔的苦味——果然,梦里的饱腹感一点都没投射到现实里来,而且自己在梦境的那段时间,身体绝对被灌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吧?

这真是一件悲伤的事。

饿……意识到肚子里空空如也后,无剑只觉得饥饿的感觉一阵阵冲击着自己跟纸片一样脆弱的意识,为了避免自己变成饿死鬼,无剑决定自力更生。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骨干的。

低估了自己饿了七八天的身体,无剑成功把自己滚到了地上。

爱情诚可贵,面子价更高。若为饱腹故,二者皆可抛。在地上静默了半晌的无剑在失败了三次让自己站起身后,终于像条毛虫一样蠕到了门口,撞开门的瞬间便感觉到一阵阴影投到自己眼前。无剑费劲地抬了抬头,逆着光看见满满两袖子的黑色鸦羽。

“山鸡成精了……能吃吗?”

只是顺道来看看疑似桃花岛盗贼的特殊病患的毒龙银鞭听见对方的喃喃自语,弯起嘴角,轻笑一声:“呵,山鸡……成精?”

真真是好样的,小姑娘。

在就此把对方扔在这里自生自灭和好好投喂然后好好调教之间,毒龙银鞭果断笑呵呵地选择了后者——反正紫薇软剑和玉箫因为要寻一味药材暂时出岛了,没个三五天也不会回来,自己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

被带到厨房开小灶的无剑看着满桌精致的吃食,内心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一边扑向桌边,一边连连感激:

“嗷,山鸡精哥哥,你是好人!”

“啪!”无剑看着“山鸡精”手中带着倒刺泛着黑光的鞭子划破空气,险而又险地擦着自己的鼻子抽在了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坑印。

无剑忍着食物的诱惑,瞥了一眼“山鸡精”一脸的笑意,默默地将口水咽下:什么时候一只山鸡精武力值这么高了?

毒龙银鞭悠悠地在桌边坐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子:“只有乖孩子才可以吃哦~”

无剑立马举起了自己的爪子,眨巴眨巴眼睛:“我很乖的,山……”

“嗯?”

无剑默默咽下后面的称呼:“大哥哥。”

“不对哦。”毒龙一脸笑意,晃了晃手中的鞭子,“要叫爸爸!”

“爸爸!”和食物比起来,这种称呼算什么事呐,扑到毒龙身上顺便抱住了对方大腿的无剑叫的干脆利落,又满眼崇拜地问,“爸爸!我现在能吃了吗!”

毒龙看了眼“腿部挂件”,抽着嘴角点了头。

啧,没见过这么没骨气的家伙!

不过——毒龙银鞭看着自己的衣袍上印着的一个黑乎乎的爪子,勾了勾嘴角。

不急不急,来日方长。

评论
热度(39)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