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果无剑苏醒的初始之地不是冰火岛12

#友情提示,剧情崩崩崩

>>关于夜之境里的曦月刀(下)

阳之梦妖名叫阳炎。

阳炎是无剑在此方梦境里遇见的唯一的小伙伴,无剑觉得阳炎是一个很好的小伙伴——至少在今天为止。

阳炎给旱鸭子无剑捞了很多莲藕才使得无剑不至于饿死。

阳炎说,他们梦妖一族非常友爱互助、热爱和平,如果无剑见到了他的族人,一定会非常喜欢他们的。

阳炎说,尽管他们这么善良,但仍有人看不惯他们。那个人就是夜之境的一个很嚣张的白毛。

阳炎说,他们一直都很想和白毛好好谈谈,但白毛总是见面就开打,根本不给他们机会。

阳炎还说,白毛的目标是占领全梦境,但梦境是大家的,所以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们要制裁白毛。

阳炎还说,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所以,自然而然的,无剑在头顶一声兴趣满满的“哦呀”声中,看着十几丈远的阳炎蓦地爆发出一阵铺天盖地的气势,脚下的草叶被隐形的气浪一压,向外倒去,从远处看去,一股草浪向外铺展开来。阳炎脚下发力,一跃而起——消失在了茂密的林子中。

阳炎你个王八羔子,那么大阵仗,竟然逃跑了,什么鬼操作?!

“呵呵,逃了啊。撒,那么轮到你了。”

没等无剑反应过来,熟悉的下坠感后,骨头和地面碰撞后的疼痛从尾椎骨传到了脑神经,那一瞬间无剑只觉得眼前一阵星星——疼疼疼,尾椎骨没感觉了啊!

“哎,陌生面孔啊。你叫什么?”

挥开白毛戳到脸上的手指,无剑刚从疼麻之感中缓过来,气鼓鼓地瞪了白毛一眼。

“你妈妈没教过你问别人名字前先把自己的名字报——”

余光瞥了眼“刷”的插在了自己离手臂一拳处的空地上的唐刀——打不过,逃不掉。评估了一下两个人的战斗力,无剑默默地咽下了剩下的话。

“小姑娘似乎还不太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啊。”白毛青年悠闲地坐在了无剑身边,拔出唐刀,看到刀剑上沾着的泥土,皱了皱眉,然后寒光一闪——无剑看着自己短了一大截的衣襟,默默地把衣服多出来的边角收了起来。

“你这样子一看就是从外面进来的,说说现在外面都什么光景了?”白毛青年轻轻转了转手中的唐刀,平滑的刀面上映出了无剑一副老老实实的面孔。

“好孩子不可以撒谎,懂吗?”

听着白毛青年的警告,无剑点头如捣蒜,然后心下一转,把外界的情形一一道来:现在的五剑之境主要有三个阵营:一个叫魍魉营,这里的成员尽管武力值不是最强,但其实大家都是好人,大家都有着心酸的过去,因为志同道合所以聚集在一起;第二个阵营是由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别看他们穿的光鲜亮丽,长得人模人样,但他们所享有的一切都建立在对魍魉的剥削上,所以实际就是一群吸血鬼,最过分的是他们最擅长,不,最喜欢欺骗妇女儿童、老弱病残,其手段可以说是令人发指;第三个阵营有一个叫木剑的反派头头,这个大反派不仅性格变态,恃强凌弱,还到处放裂隙挖传送阵,以方便他四处搜罗宝物、搜罗童工,也正是因为如此,木剑的耳目可以说遍布整个五剑之境。

听完了无剑的叙述,白毛青年沉默了良久,叹了一声:“没想到才不过几年,外面的世界竟是这般光景。”

“是啊,”无剑偷偷揉了揉仍然僵硬的屁股,学着白毛青年一声叹气,“而且最近木剑似乎在找什么阴阳鱼的玉佩,不知道要利用这玉佩做什么,但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一向不干好事。”想了想,无剑又加了这么一句。

“说起来,你是怎么进来的?”

还在想着怎么再给木剑加上一笔的无剑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愣了两秒:“我,我不知道啊,好像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顶着对方怀疑的目光,无剑又强调了一次:“真的是醒过来就在这里了,而且似乎只能在这附近活动。”

“啧,算了,看你这幅蠢样,大概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现在嘛,”白毛青年突然站了起来,提起唐刀,活动了一下手脚,“有几只小虫子需要解决一下。”

小虫子?无剑一环顾,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两人身已经被一群乌压压的梦妖包围了。

“数量有点多啊。”白毛青年摆出起手式,朝无剑微微一笑,“准备好没?”

“哈?”下一秒被直接甩飞进梦妖群中的无剑面对着一只只眼睛通红、看上去完全没有理智的梦妖讪讪地抬起手。

“那个,今晚月亮不错哈!”

 

关于无剑所不知道的梦妖背后的故事真相其实是这样的。

梦妖们团结友爱——仅限于族内;

梦妖们热爱和平——仅限于比他们弱的家伙;

梦妖们一直想和白毛好好谈谈——当然是为了方便在对战时趁他分心时搞偷袭啊!当然,如果这个谈能在他们族内的拷问室里进行那就十分完美了。

梦妖们眼中的“梦境是大家的”——这个大家当然不包括除梦妖以外的任何生物!

梦妖们眼中的正义和邪恶——梦妖们都是对的,梦妖们都是正义的。如果有任何疑惑或反对,那就“友好交流”到承认上述观点为止,如果还是不承认,嗯,那就代表正义消灭邪恶好了。


评论
热度(50)

© 星辰带刺 | Powered by LOFTER